????“有问题啊。”刘星沉吟道:“看来这个时候的米泽哲也就已经出问题了。”

????尹恩点了点头,拿着电话说道:“那么岛津中野有调查到米泽哲也他后来在做什么吗?”

????“查到了,米泽哲也在下毒事件发生之后便离开了神户市,并且和家里的其他亲戚也断绝了联系,因为米泽夫妇算是私奔结婚,所以和家里人的关系都没不算太好,不过岛津中野还查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消息,那就是这个米泽农场是别人送给米泽夫妇的。”泽田弥音认真的说道。

????刘星眉头一挑,知道这事并不简单。

????虽然米泽农场的位置相对偏僻,但是只要舍得投资也可以培养神户牛赚大钱,所以米泽农场这块地的价值绝对不低。

????所以,是那个土豪会舍得把米泽农场的这块地送给米泽夫妇呢?

????这时泽田弥音继续说道:“根据土地转让手续,是一个名叫本田优伶的男子将米泽农场的土地转让给了米泽夫妇,而这个本田优伶能够查到的消息非常有限,目前可以确定的消息是本田优伶出生于北海道的一个普通家庭,在岛国泡沫危机之前凭借着房地产赚了很大一笔钱,在岛国各地都有不少的未开发地皮,米泽农场就是其中之一;不过本田优伶这个人有些奇怪,当时岛国的那些地皮基本上都是用来当抵押品换取银行的高额贷款,所以真正开发地皮的人非常少,但是本田优伶却将自己手上所有的地皮都进行了开发。”

????“从目前的调查来看,当时本田优伶和米泽夫妇并没有任何交集,可以说本田优伶是突然找到米泽夫妇之后,就将米泽农场送给了米泽夫妇,并且从米泽夫妇当时的收入情况来看,本田优伶还给了米泽夫妇很大一笔钱来经营米泽农场;在将米泽农场送给米泽夫妇之后,本田优伶便一直待在东京忙着自己的生意,后来直接移民去了美利坚灯塔国,从此就再也没有音讯了,不过他在岛国经营的那些房地产每年都会给他打过去一次资金,看样子本田优伶应该还活着。”

????本田优伶吗?

????刘星摸了摸下巴,觉得这个本田优伶应该和米泽哲也改名为本田哲也有关。

????这么说来的话,米泽哲也应该在自己父母中毒去世之后去见了这个本田优伶。

????那么如果本田哲也是伊斯人的话,那么这个本田优伶应该也是伊斯人,毕竟作为一个出身普通的北海道人,想要在东京白手起家的难度可是很高的,而且他在岛国泡沫危机时做出的决策也非常正确。

????如果这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可就有意思了,或者说这两个伊斯人谋划。。。不对,不一定是两个伊斯人!

????刘星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本田哲也有可能和本田优伶也是同一个人原本伊斯人是附身在本田优伶身上想要搞事情的,但是在一次偶然间遇到了米泽夫妇,然后伊斯人就预知到他们未来的孩子比自己现在的身体更加好用,所以它就给了米泽夫妇一些好处,以保证自己以后的生活质量;在米泽哲也出生之后,伊斯人便将本田优伶送到了美利坚灯塔国软禁起来,免得自己在转而附身米泽哲也之后,本田优伶会给自己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然后,伊斯人就附身到了年幼的米泽哲也身上,接着就老老实实的给米泽夫妇当“儿子”,直到米泽夫妇中毒死亡时,伊斯人为了给自己的便宜爸妈报仇,所以在第一时间报警,让下毒者不得不服毒自杀。。。当然了,还有一种可能性是伊斯人见时机成熟,为了摆脱米泽夫妇这两个“累赘”,所以它临时附身农场的工人给米泽夫妇下毒,接着“自己”又服毒自杀,最后返回米泽哲也的身体。

????总之在下毒事件结束之后,米泽哲也就恢复了自由之身,于是乎它便改名为本田哲也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想到这里,刘星就开始觉得有些头痛了,因为这些线索真的是变成了一团乱麻。

????这时尹恩给泽田弥音说道:“对了弥音,米泽夫妇的家人知道他们出事了吗?”

????泽田弥音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岛国的户籍制度比较奇葩,个人可以随意的将自己的户籍迁移到自己喜欢的地方,就算是富士山顶,东京铁塔,天皇居所都没有问题,因此当地警方无法通过米泽夫妇的户籍来确定他们的家人,而米泽哲也又不愿意透露相关信息,所以此时也就不了了之了。”

????刘星想了想,上前拍了拍尹恩的肩膀,然后指了一下地板。

????尹恩心领神会,开口说道:“弥音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那就是米泽农场在下毒事件之后是由谁在负责经营?”

????“在下毒事件发生之后,米泽哲也就把米泽农场交给他信任的一名工人负责打理,不过有些奇怪的是我们并不能查到这名工人的身份,因为这名工人基本上只在米泽农场活动,偶尔与周边的农牧场主们交流时也只会自称为六郎,所以岛津中野那边并没有查到这个人的相关信息,而且在前段时间米泽农场发生了地陷事件之后,这个六郎在出面应付了周围人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了。”泽田弥音认真的说道。

????尹恩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原来如此,那我们就先聊到这里吧,我得继续进行搜查了,到时候有需要的话我会再联系你的。”

????“没问题,我这会儿会去继续查找与米泽哲也和米泽农场有关的信息,如果有发现的话我会在到达米泽农场后告诉你们的。”泽田弥音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看来这米泽农场隐藏着的秘密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多啊。”尹恩放下手机说道:“不过最让我在意的是一个普通的工人怎么会弄到这种忍者专用的下毒工具,要知道这种下毒工具的制造难度相当之高,而且这使用了一次之后就会直接报废,所以我觉得这个工人也有问题。”

????刘星点了点头,指着自己搜查的那个房间说道:“我在我那个房间里找到了一本相册,里面有很多米泽夫妇与米泽哲也的照片,不过其中有一张照片让我觉得米泽哲也很有可能是一个伊斯人。”

????尹恩眉头一皱,在沉思了片刻之后说道:“的确有这种可能性,或者说米泽哲也是伊斯人的可能性非常之高。”

????这时张景旭也来到了客厅里,他的手里提着一个小袋子。

????“我在我那个房间的抽屉夹层里发现了这个小袋子,里面放着不少磁带。”张景旭将口袋里的磁带倒在了桌子上。

????刘星看着这些磁带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因为在小时候刘星就有一台随身听,所以刘星经常会把零用钱花在买各种音乐磁带上。。。虽然刘星是真的没有音乐细胞,唱歌堪比格赫罗斯。

????桌子上的磁带总共有四盘,这四盘磁带都没有封面,看来应该是自己录制的磁带。

????“既然这些磁带是从本田哲也的房间里找到的,那么这些磁带应该就是本田哲也录制的吧。”尹恩摸着下巴说道:“张景旭你有找到对应的随身听或者复读机吗?”

????“那个房间里并没有随身听或者复读机,不过我记得我们开来的车上应该可以播放磁带吧。”张景旭耸了耸肩说道。

????刘星想了想,发现武家派系提供的车辆上的确安装了磁带播放器,除此之外还可以播放光碟,读取u盘,看来武家派系也预料到了如今的情况。

????“那等到丁哥与张哥结束搜查之后,我们再去播放这些磁带吧。”刘星说完之后,便将自己与尹恩的发现说了出来。

????当张景旭刚想开口发表自己的意见时,丁坤与张文兵也来到了客厅。

????“呃,我这边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如果勉强要算的话就只有一张书店的小票。”张文兵将一张已经泛黄的小票放在了桌子上。

????刘星看了一眼这张书店小票,发现上面只列出了一本书催眠入门。

????这时丁坤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开口说道:“这个小瓶子是我从杂物间里找到的,这里面是一种不明液体,不过根据我的经验而言这种不明液体很有可能是一种毒药。”

????刘星看了尹恩一眼,尹恩便将自己与刘星发现的那些信息都说了出来。

????“这不应该啊,如果这个小瓶子里装的的确是毒药的话,那么当时的警方应该可以找到这个小瓶子,因为这个小瓶子在杂物间里摆放的位置并不难找,所以这只有一种解释。”丁坤认真的说道:“这个小瓶子是在下毒事件结束之后才放到杂物间里的,那么放这个小瓶子的人要么是本田哲也,要么就是那个六郎。”

????这时刘星先开启了密室时间,然后说道:“从目前的情况,我觉得我们有理由怀疑米泽哲也,本田哲也,米格,本田优伶其实是同一个人,或者应该说是同一个伊斯人,这个伊斯人不断更换自己的身份,很有可能是为了搞一个大新闻,就像之前我的这张人物卡被伊斯人特纳尔盗号了一样。”

????“刘星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伊斯人是看上了你的另外一张人物卡了吗?”尹恩笑着说道:“看来刘星你还挺受伊斯人欢迎的嘛。”

????刘星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我可不这么觉得,我认为这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在刻意算计我,因为知道我已经被伊斯人盗过一次号了,所以他们就把这个伊斯人也送过来对付我,或者说让我来对付这个伊斯人,反正我都已经有经验了;不过我并不觉得这个伊斯人也是想要盗我的号,因为这个伊斯人可是从很久之前就开始谋划了,所以我觉得这个伊斯人应该是预测到了什么事情,因此才会大费周章的化名米格来接近我们。”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看来刘星你的另外一张人物卡也在打算搞一个大新闻啊。”张景旭摸着下巴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认为渡边流星他们到现在还没有来大阪,那就说明渡边流星正在策划一个大新闻来证明自己的实力,这样才能够在武家派系占据一席之地,毕竟渡边流星也算是一个骄傲的家伙。”

????就在这时,张景旭突然说道:“有趣,刚刚岛国天皇正式宣布退位,而且不出意外的话将会在下个月完成皇位交接,看来公家派系是打算借此刷一波声望啊。”

????刘星眉头一皱,开口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岛国天皇在继位时很有可能会赦免一批罪行比较轻的囚犯吧?”

????丁坤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没错,目前还保留着皇室的国家在举行新任皇帝的继位仪式时,基本上都会赦免一批囚犯来给皇室提升威望,所以我想新任岛国天皇上位时应该也会大赦天下,看来那些在玩监狱风云模组的玩家终于是熬出头了。”

????刘星摸了摸后脑勺,有些郁闷的说道:“这么说来的话,渡边流星的父亲应该也会被释放出来,因为缺乏相关证据的缘故,他入狱时的罪名并不算太严重。”

????“这倒是一个dà má烦,如果渡边流星的父亲真的被大赦了,那么他应该会站出来重新整合拜黄衣教,这对于我们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啊。”张景旭皱着眉头说道。

????刘星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没错,根据我从渡边流星那里看到的记忆,可以确定渡边流星的父亲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人,所以他在离开监狱之后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找到渡边流星,然后要求渡边流星将拜黄衣教的主导权交给他,但是我可以肯定渡边流星的父亲是一个志大才疏的人,让他管理拜黄衣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6

欢迎大家访问:读个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shu.com/book/56838/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