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嫂重生记第一卷第两千零五十二章都是演员楚铮这般说呢,小白不自觉的,就有些怔愣呢。

  说起来,还真是很久咧

  “你很清楚,时间都这么久咯,以前的人和物,肯定和很久之前完全不一样。”楚铮看着小白,轻轻地叹气说,“当然,你那个爹为了你跟你弟弟,他生活的变化根本不大。”

  小白听着楚铮说话,缓缓地颔首表示赞成。

  在她爸越发固执之前,怹那个生活还真是数十载没有改变呢

  “所以,你老爸,在看到他前女友和前妻都变化的特别大后,他那心态就失衡咧”楚铮想到自己好友那别扭的样子,就很想要笑啊

  虽然当着人家孩子面儿嘲笑,略有些不合适。

  小白显然也有些难为情“这可能需要您和郑叔叔怹们一起帮忙,多多劝劝怹啊”

  “呵呵,这可不容易啊所以我说还不若让他干脆点儿,立刻离休吧要是能够退下来呢,他生活应该会丰富些,哪怕跟着我们这帮老朋友打打球说说笑的,也要比他现在这般枯燥的生活强不是”

  “好,我等会儿回去就好好说说怹。”小白的眸光越发坚定咯。

  楚铮连连点头“呵呵,这就对咯你说这些话时,最好不要带着你弟弟一起啊,要不然,他可能会那你弟弟撒气。”

  “不、不、不能够吧”小白觉得,她老爸虽然以前有些偏心,可是不至于跟自己闺女说说笑笑,扭头就能对自己儿子棍棒起来

  “你要是不怕自己弟弟受气,你可以试试啊”楚铮对外人,从来都不会使劲儿劝,在他看来事实胜于雄辩,等到对方试验出他是对的,就会更认头听从他做的安排。

  不过小白倒不至于非要跟他对着干。

  左右叫她弟弟过来还挺费事儿的,所以就算听楚铮话,也不算多为难。想到这儿,小白朝楚铮缓缓颔首说“您跟我说说,我老爸具体是因为啥而心态失衡的不至于亲眼见到旧人,就激动到这份儿上吧我不认为老爸那般小心眼儿”她坚持认为她老爸很大度。

  人小白都这么坚持咧,楚铮也不能非要让人家孩子认为人家爸爸小气。

  “哦,就是他有次偶见到他前女友,虽然嫁了个容貌和家世都比不上他的人,竟然还恩爱到现在,就有些想不通。”

  小白“”她怎么有种他爹在初恋面前,是让人踹了的那位呢

  楚铮看懂了她不曾说出的想法儿,不由耸耸肩说“你不要问我关于他初恋方面的问题,我认识他时,就是他失恋的时候更具体的不说,当时他情绪真低迷了很久呢”

  小白“”好吧,楚铮叔叔这算这算侧面,跟她说了实情

  忽然有些尴尬。

  甚至尴尬的有些说不出来话呢

  “那她呢”小白想问的人,她所说的她,究竟是谁,不说出来,楚铮也清楚。

  “你可能想象不到啊你”楚铮考虑到刚刚小白都不愿称呼那人,所以含糊了下称呼,跟小白说,“你肯定想象不到啊她现在,可是强势发展成为大老板呢真真是女强人我有次见到过,要不是你郑叔叔提醒,我可真认不出来呢跟以前的气质,完完全全不同”

  小白“”

  楚铮见她沉默,琢磨着这应该是想听下去,但是不好意思问出来,所以就当没看见这份为难,继续说“那时她应该是来这里找你们姐弟呢,不知是不是想要补偿你们姐弟。”

  “我爸就是那时见到她的”小白艰难的问。

  楚铮点点头说“可不是怎地啊”

  “所以,我爸觉得自己自尊受到挑战,所以才想要用坚持不退二线来表达自己还老当益壮”

  “老当益壮呵呵,你这句话说的可真好啊不过,我要劝你啊,你不要想不开,当你爸面前说这句话,他现在,可是不能听任何有关老的言语呢”

  小白“”

  自己这般固执,还不能让别人说啊

  “其实,他退不退,倒是不太影响训练任务,毕竟他现在还在规定允许的奋战在一线的岁数里,要是真到了极不适合一线工作的时候,上面儿领导也不会坐视不理。”

  “训练的动,不等于适合继续训练下去。”小白觉得他爸现在能够不被强制要求退出一线工作,不是因为体能还能跟得上,完全是他爹的知识、事业、经验、战略眼光、以及那颗还算挺好用的大脑。

  关于体能方面,她不认为她爸可以跟那帮队员拼,根本没可比性。

  “对啊,这般的话,我跟老郑那帮,不知劝他多少,可惜,他真依然故我”

  小白听到这儿,也不由感到些头疼。

  “要是爸他心存跟怹们较劲儿的意思,那真是谁劝啊,都不好使咧”

  小白虽然不曾修有关心理学方面的课程,但是,她很清楚事关男人尊严的事情就容不得小觑。

  要不然,指定要出岔子

  “不能这般说。”楚铮见小白好像要没有信心了,立刻就跟她说,“要说改变生活现有走向,那就需要你上”

  “楚叔叔这是咋说呢”小白没想到楚铮说来说去,又绕到她这里,只能忍着头疼,跟其说,“我听不太懂。”

  “你作为他孩子,只要能让他感到生活的刺激,保准他立刻就能够正常起来。”

  小白“”

  她看起来好像有些迷糊。

  楚铮笑呵呵说“你给他添个女婿或者外孙外孙女,说不定他就不想那么多。”

  “那我还不如拿她刺激他呢”小白涨红了脸,很不服气的说。

  “要是你能做到,那真可以的啊”楚铮竟然还当真考虑了片刻,旋即连连颔首。

  他是赞成了,可是小白这只是无心之说,纯粹是话赶话,谁想到他竟然当真

  不由得,小白觉得自己可能有些心累。

  “楚叔叔、韩阿姨,我这来您们这里好半晌了,我爸他应该也快要回来,我就不在这儿打扰您们咯,等有时间我再过来探望您们。”

  “好啊,你应该回去歇歇呢,说起来,你应该还要继续休息倒时差啊”

  楚铮跟韩子禾和小白熟悉的很,虽然之间有很久的分别,但是彼此都有心亲近些,所以也就不客气咯。

  送走小白,楚铮打算给他媳妇儿续水,韩子禾不答应。

  他清楚这是他媳妇儿想要喝饮料的意思。

  顿时笑着哄说“不能这般任性,不是说好咯要乖乖听话你之前还说不喝饮料了,咋说话不算数我可替你记的很清楚呢你可别想赖账好啦,不要嘟着嘴咯,要是让小辈儿看见,岂不是要笑啊好好好,我这样安排,你看好不好等你不咳嗽咯,咱多喝些不同品种的饮料好不好”

  韩子禾扭开头“刚刚那个小何来时,你听见我咳嗽多少次啊是不是一次也都没有还有这小白来这里坐这许久,我是不是也不曾咳嗽啊”

  “是是是你看啊,这不都说明你已经痊愈咯只是还需要略微跟这儿巩固些时候,等到彻底好咯,你想怎般都可以啊好不好喏,来,咱尝尝最健康最好喝的饮料啊”

  “我现在就好彻底咯,你不要哄我啊,我啊”

  “楚铮”坐在旁,就那么看着这对儿夫妻演的尽兴。

  当楚铮手里那满满大杯凉白开全数浇在小白刚刚坐过的位置,顿时觉得自己应该撇嘴。

  而这还不算完。

  楚铮刚刚被韩子禾推撒了凉水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他媳妇儿就因为愧疚而手足无措的将他之前放在手边儿、也就是小何同志坐过的位置对应的茶几上的凉水壶给推倒了。

  “不怕不怕不怕媳妇儿,不怕啊这都是我刚刚不够小心你不要着急,我现在就收拾,你乖乖坐在那里诶不用动手打扫,这里真的不需要让你帮忙啊。你好好歇着就可以啊”

  楚铮嘴上说是要收拾这里,但是,实际上他却在匆匆走动的时候,从裤袋上拿出很小的仪器,然后在小白跟那个小何坐过的位置上扫了片刻。

  “应该就是你扫出来这俩。”韩子禾刚刚跟楚铮动作一致地掏出小型操作仪器。

  她现在哪里还有之前紧张无措的样子。

  “而且这些玩意,现在应该已经起不到作用了。”韩子禾收起刚刚拿出来的仪器后,朝楚铮抬抬下颌说,“不过要是都有可以自动恢复的功能,可能还需要拆开来看看。”

  “能不能反作用给对方”楚铮想起他媳妇儿曾经提及的事情,清楚他媳妇儿有本事让监听器被反作用过去。

  所以才有此问。

  只是韩子禾没好意思大包大揽“这需要我拆开之后看看,要是设定的不算太严苛,还是有些可能,但是也不敢跟你打包票。”

  “你是我媳妇儿,我能吃饱了撑到让你给我打包票”那岂不是不想混咯

  楚铮才不傻呢

  他不傻,韩子禾也不呆,所以两口子合计片刻,就将那两枚暂时不能工作的设备给拆了个彻底。

  韩子禾用特制出来的工具,指给楚铮看里面那些略显混乱的集成点“要是想要逆作用过去,恐怕需要冒险。”

  “是不是容易废”楚铮倒是不会有多不舍,“大不了找机会把小白跟小何叫过来,只要你给机会,想来她们不会让你我失望呢”

  韩子禾听出楚铮言语中那些郁闷,不由抬眼看他。

  她很清楚楚铮这言语里的不快,不是因为她呢。

  “你说,那孩子咋变成这般呢”

  韩子禾耸耸肩。

  她不好意思跟楚铮说,自己对于无关紧要的人,基本没有太多情绪。

  对方是好是坏、对方有无变化、对方是不是算计她,都不会激起她多少愤怒情绪,顶多就是把招惹过来的爪子剁掉而已。

  还击又不是难事儿

  楚铮“”好吧,他媳妇儿这轻描淡写的态度,还真把他心里那点儿郁气给驱散掉了。

  “我就是觉得替那老沈郁闷。”

  “要是说老沈的情绪,应该不能用郁闷来形容了。”

  楚铮无语“”不过,他媳妇儿这刺,可挑的很好呢

  “只是话说回来,你凭啥认为这就是小白”

  韩子禾的话,将楚铮为问怔愣咯。

  他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他媳妇儿这是问的啥,登时瞪圆了眼,惊奇之极的问“媳妇儿,你该不会是想替那孩子洗白吧虽然她小名儿叫做小白,可就凭咱手上那些证据,她就别想洗白”

  “谁说要洗白咯”韩子禾很是没好气地瞪他说,“你不要乱说啊”

  “怎是我乱说呢”楚铮立刻表示自己不服

  “你现在想的啊,跟我刚想说的,那不是一件事”

  “哦,不是一件事儿”楚铮松了口气,忙不迭点头说,“那就好”

  韩子禾“”

  “可是你不要听听具体是啥事儿”“楚铮”见这个自己,竟这般好说话,顿时有些无语。

  他怎有种这里这位自己好像被强行降低智商呢

  他这般想着,让他琢磨的楚铮就反应过来,连说“等等啊我都不清楚你说的是啥意思呢”咋就不是一回事儿咧

  “这次见到小白,她给我的感觉,跟以前差别大到你无法想象。”

  “这都多久没见过咯她出国那么久,都足够让一个小学生上大学呢”

  楚铮想说的是,少小就出国咯,等到人格三观形成固定才回国,这里面的有多少变数,他不说她也应该清楚。

  在他看来,虽然对于小白特别失望,却是不至失望到认为这个小白不是小白地步啊

  要是那老沈这般说,他可以理解哈,但是,他不认为自己媳妇儿能感情充沛到这种替小白分说的地步。

  “看来还不算蠢。”“楚铮”很高兴这里这位自己能这般想。

  韩子禾不清楚“楚铮”跟这儿评价她跟楚铮,但是,她很清楚楚铮这会儿究竟怎般想。

欢迎大家访问:读个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shu.com/book/46441/1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