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败且潮湿的两层楼房中,一群人在木板开裂的客厅相聚,中央是一堆在铁锅里面燃烧的木材,摇曳的火光照亮了这个昏暗的空间,闪动的阴影在每个人的脸上刻写下了一丝阴霾。

  顾武和阿尔泰尔正坐在铺着兽皮和茅草的长椅上,而四周的孩子们看上去心情都不是很好,彷佛刚刚失去了重要的东西一样,全部沉默不语。

  面对这样的状况,想要知晓情报的顾武自然不会让它持续下去,于是把自己心中所想再度强调出来。

  “首先我对于那个人的事情知道得不多,但是我可以肯定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价值的,而这份价值就体现在你们身上。”

  “大哥哥,你是叫做顾武对吧?你确定不是在欺骗我们吗?大哥他真的已经……死掉了?”

  “据我所知是这样没错,他在某次任务当中失败,然后不幸丢了性命。”

  而且系统也确认过,在这个世界做过任务的‘过去的宿主’已经死亡,因此顾武不会在这方面撒谎来欺骗他们。

  带头的兜帽少年对于顾武确信的回答,他在朝着火堆里面扔进木柴的同时回应道

  “在过去……我们只是一群被人欺负的流浪者,就连这个贫民窟里面的恶棍都不如,只能够苟且地生活下去;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大哥他教会了我们活下去的手段,你知道吗?大哥他可不是那种天真善良的笨蛋,他看得清楚现实,因此知道比起给我们吃的东西,施舍一顿温饱,还不如让我们拥有活下去的资本。”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一顿饭可以让被救助的对象感到幸福,可一顿饭之后呢?

  曾经的那个人很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才没有扮演温柔的救世主,而是成了严苛的教育者,让眼前的孩子们学会如何生存下去。

  换做顾武的话,他大概会想着修建福利院什么的,将这些孩子们一同保护进行教育,可这个世界显然没有那样的条件,而且……

  一旦顾武那么做了,意味着他必须担负起这些少年少女们的人生,这可不是什么轻松的工作,他也没有足够的余裕去做这些。

  而在那位曾经的宿主眼里,这些孩子必须成长起来,从而去追求能够让变得更强、更好的力量,不是借助他人之手,而是通过自己的力量。

  兜帽少年这时候看着窗外,他继续刚刚的谈话。

  “外面的世界相当残酷,没有人会对陌生人有多么温柔,贵族们把所有人都当成垃圾,狡猾的商人则是瞧不起贫穷的家伙,就连工房的学徒也将这个区域的人视作老鼠;你看看,都是些自以为是的家伙,这让我们不得不依靠自己的力量来达成目的、寻求生机,因此……我们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

  “不错的觉悟,你们想要什么?”

  顾武猜出了少年的意思,因此他直接进入了主题。

  过去的宿主对他的指导非常有用,所以这名兜帽少年很清楚可以利用自己的情报来换取资源。

  “你和旁边的大姐姐会来到这里,其实足以证明你们有把握可以应对所有问题,对不对呢?”

  “差不多就是这样。”

  “那就好,毕竟我也不想要强人所难,因此作为提供情报的报酬,我需要你们去把关押在城堡里面的那些人救出来,另外……如果可以杀掉城堡的主人就更好了。”

  “我对夺走他人性命没多少兴趣。”

  顾武拥有力量,可以说也掌握着生杀大权,不过他并没有扮演那种角色的打算。

  “不过你的要求我很清楚了,今天就可以全部搞定。”

  “谁知道呢?我必须提醒你一下,那个城堡的主人可是原本在帝国里面的禁卫军副长,因为在一场和王子的训练比赛中将其右眼刺瞎,所以被发配到了这种地方。”

  “听起来就像是RPG游戏的任务一样。”

  “游戏?这可不是游戏,顾武先生!”

  兜帽少年提高了音量,看起来有些不太开心。

  表示稍安勿躁的顾武让其冷静下来,而就在此刻,四周的孩子们却变得吵闹。

  “罗亚斯!你用大哥的情报来当作交易的筹码吗?!万一大哥是躲起来了呢?!万一这些家伙是敌人呢?!!”

  原来兜帽少年的名字是罗亚斯……

  知道这个信息的顾武看到少女们也一齐进行反对。

  “说的没错!他们如果是大哥的敌人就糟糕了!我相信大哥肯定没事!这家伙在撒谎!”

  “大哥只是离开了而起!他说过会回来的!!”

  “不该把情报告诉他们!”

  面对众人的意见不一致,罗亚斯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他把自己的兜帽掀开。

  原本隐藏起来的容貌显露出来,是左脸有着许多烧伤痕迹的面容,看起来虽然年轻,但双眼却有着坚定而且沉着的目光。

  “我问你们,你们愿意让那些人和我一样吗?被关押的人里面可是有着帮助过我们的工匠,不只是我们所认识的人,那些无辜的市民都被关了起来,这是不合理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相信你们都希望那些人获救,而且我们早就计划好了对吧?”

  听到少年这么说,阿尔泰尔不由得打破自己的沉默,开口问道

  “就算我和顾武救出了那些人,也不可能一直保护他们,最后的结果就是迟早会被再度抓住,这样一来岂不是什么都没有改变?你的计划又对这一点有什么影响呢?”

  “我从旅行商人那里购买了一张地图,上面有标记出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庄,据说那里居住者被认为是异教徒的人和一些原本是奴隶的人,肯定可以接纳我们”

  罗亚斯说到这里,才意识到自己把核心计划都说了出来。

  “你们不准告诉别人,否则……”

  这么威胁的罗亚斯掏出了怀里的匕首,其他的孩子们也拿出了拳头、举起了武器。

  顾武举手投降的同时声明道

  “我只是想要知道你们口中的‘大哥’的事情而已,希望可以更加了解他,除此之外不会再多做些什么,所以放心吧,我不会是你们的敌人,要不然早就将这里毁掉了。”

  “总觉得大哥也说过这样的话……”

  罗亚斯放下自己的武器,四周的孩子们也跟着放松了警惕,没有继续用武器进行威胁。

  不过罗亚斯的计划的确挺好的,至少解决了以后的问题,当然前提是一切足够顺利。

  会顺利吗?顾武不知道,但是他认为名为罗亚斯的少年十分优秀,比起曾经的自己强大了很多倍。

  毕竟小时候的顾武在这个年级,只会思考该如何敷衍掉作业,然后再去玩耍……

  “那么之后再见吧,我速度去完成你们的要求,因此你们记得做好出发的准备。”

  “你确定能够这么迅速?对方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而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士兵,而且我们这边至少也要到晚上才可以全部准备完毕。”

  “那就等到晚上吧。”

  “我现在就安排……安洁、莉多!去把之前购买的烟熏肉全部拿出来,都存放在涂过油的毛皮里面,这样就不担心被打湿了。”

  在少年做着安排的时候,顾武也跟阿尔泰尔离开了这个房屋,朝着城堡前进。

  ————

  “你是笨蛋吗?”

  “突然间说什么啊,阿尔泰尔小姐。”

  “直接用催眠能力让其吐出实话就行了,我们现在就可以折返回去。”

  “原来是这个意思……我知道能够直接使用催眠能力,可我并不是那种单纯去索取的人,更何况对象还是一群孩子,你不打算帮助他们么?”

  被顾武这么问的阿尔泰尔往后看了一眼,此时那栋建筑物已经被蜿蜒曲折的楼房给遮挡。

  “并不是不愿意帮助他们,只是认为没必要罢了,你可不要忘记此次出行的目的。”

  “帮助他们也是目的的一部分,我是这么认为的。”

  “看来你和教导他们的宿主不同,是那名少年口中提及过的‘天真善良的笨蛋’。”

  “随便阿尔泰尔小姐你怎么说,我都不打算改变这次交易,再说了扮演一个‘天真善良的笨蛋’也不是坏事,毕竟之前的任务当中我都被他们当作必须解决掉的竞争者、十分棘手的怪物什么的。”

  两人就这么一边谈话一边走了大街之上,泥泞潮湿的路面一下子变得干燥不少,灰色的土地被棕色的石砖和青色的石板取代,人们的衣着也更加光鲜靓丽。

  叫卖的声音此起彼伏,肉类的气味和香料混在一起,让人不禁好奇气味的本体究竟是什么。

  等走到了河流的分叉口,设置了水车的工房里面不断响起重锤的敲打声,光着膀子的工匠们一片吆喝一边捶打着烧红的铁器。

  时不时会有马车从街道中央经过,车厢内的权贵有说有笑,最后消失在被栅栏围起来的石造房屋的庭院里面。

  当下的顾武没有第一时间采取行动,因为他打算给罗亚斯少年足够的准备时间。

  既然顾武没动,所以哪怕是不赞成这个耗费时间的做法的阿尔泰尔也选择了等候。

  两个人进入了一家旅馆,一楼用餐大厅的客人们大多喝着葡萄酒跟麦芽酒,即便如此也有个醉得不省人事的家伙被抬走。

  “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等多久?”

  “两个小时,这样子也就到了黄昏,等我们去城堡那边搞定了一切,相信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就这么做吧,不过你要知道这浪费了很多时间。”

  “这次就当做例外吧,阿尔泰尔小姐。”

  顾武苦笑着回应,然后点了一杯葡萄酒。

  ————

  时间来到黄昏时分,决定出发的顾武从位置上面离开,当然他把自己复制出来的金币放在了桌面上当做酒钱。

  “出发,去看看城堡里面的主人究竟有多么的厉害。”

  “之前那名少年展现出了自己脸上的烧伤,从他的发言来看不是意外,而是被折磨造成的,因此……城堡的主人,多半是个残暴且愚蠢之人。”

  “我也听出来了……”

  罗亚斯曾经经历过那样的痛苦,所以才会向顾武提出这个要求。

  不是索要金钱,也不是追求力量,而是单纯的希望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只是在抵达城堡之前,让阿尔泰尔站在原地的顾武转身朝着后面走了过去。

  当他过去的时候,几名小鬼躲藏在了不同的位置,不是木箱就是摊位之后。

  “你们出来吧,我知道的。”

  听到顾武这么说,几个小孩子便从阴影处探出半边身子。

  “你们为什么跟着我们?”

  “罗亚斯说也许你们可能需要帮助,所以……必须看着。”

  “这就是罗亚斯的担心方式?别想太多了,我们没事的,现在你们就从这里解散,不然我可是很不好发挥的,说不定会导致此次行动失败。”

  “好的!好的!我们离开!”

  小鬼们四散而逃,生怕真的是自己的原因导致任务失败。

  “孩子们?”

  “没错,阿尔泰尔小姐也想要和她们接触接触?”

  “别管他们了,我们要到了。”

  一脸严肃的阿尔泰尔抵达了城堡的正门,紧随其后的顾武看到了守卫着大门的两名士兵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来者何人!我没听大人说过今天有访客!”

  “我们是来救人的。”

  “救人?什么意思?”

  “开门就对了。”

  两名士兵看到顾武往前一步,他们不由得采取了同样的动作,结果动作还未结束便被顾武从侧面召唤出来的狂风命中,一声悲鸣后一同撞击在附近的墙壁上,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顾武解决两名士兵的同时,阿尔泰尔也打开了通向城堡的铁制大门。

  在门外也可以看到的庭院此刻变得异常美丽,不过它的所有着却并非如此。

  “有入侵者!”

  警钟被敲响,城堡各处的士兵们不由得聚集了起来。

  “阿尔泰尔小姐,现在分工如何?我解决他们,你去把牢房里面的人救出来。”

  “先调查看看。”

  “恩。”

  顾武一挥手,风的爆炸将眼前的空间吞没,姑且是解决了第一批敌人。

  接下来就是击败城堡主人,直接结束任务的时候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欢迎大家访问:读个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shu.com/book/46405/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