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最苦逼的事莫过于此。在自己的地盘上,居然被鄙视以及被拦住。

????就好比一个人,自己开的公司,因为自己不经常来公司,想去的时候,居然被安保拦住,不让进去了。顶级的boss需要在胸口挂个牌子来证明自己是BoSS吗?把东西丢在吧台,对着妹子交代一声,道:“这些东西,是陈星的。别搞丢了。”

????说完,他就扭头向着学校的方向走去。可是,更加可悲的事,他又被门口的大爷给拦住了。理由很简单,你要是本校的学生,就拿学生证,如果没有,嘿嘿,很简单,打电话,让班主任出来领人。出去大半年,唐亦一都忘记班主任长什么模样了。更别说电话。唐亦一感慨,这就是人生啊。一屁股,就坐在学校对面的小板凳上,安静的等待放学。好在,汉城的3月,已经不算冷了。在加上中午喝的白酒,此时回到家中,却没有那么多的心这应该是一种成长。如果在以前,mǎ kǎi那样嘲讽自己,唐亦一绝对不饶他。可是现在呢?自己和他都不是一个档次的人了。为什么还要和他这个小混混闹些不愉快?这是社会的沉淀,会消磨一个小伙子最年少轻狂的阶段。社会的气氛和校园里,完全不一样。一旦一个人出了门,那在自己的身后,没有了父母的保护,没有了以往最亲热的朋友可以随意的开玩笑,可以满嘴跑火车。所以,就会慢慢变的成熟。唐亦一变没变成熟,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反正今天,他不想去惹这个mǎ kǎi。

????因为,有好多人都没看到啊。寝室里的中分,胖子,还有严静大队长。如果阿狸,泽哥都在话,那就是真的完美了。等待了半天,终于放学,唐亦一站起身来,一动不动的盯着学校门口。当看到一道亮丽干练的女人时,唐亦一摇着手臂,大声的喊着:“严静大队长。”严静闻声,也望向这边。看着唐亦一,眼中有了片刻的错愕。却还是小跑着过“阿狸呢?”严静第一句话,就是这样问的。唐亦一沉声道。

????“现在别管那么多了,电话快点借给我用一下。”等拿到严静的手机,唐亦一翻出了小胖子的电话。直接拨过去。却发现,对面直接喊道:“怎么了,亲爱的。”

????“我草!”唐亦一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这他吗的,真的是小胖子说的话?他的皮又松了,敢这样喊严大队长?严静红着脸,很气愤的躲过手机,看着唐亦一拨出去的电话,便道:“唐亦一回来了,在学校门口等着,带着你的狐朋狗友出来。”

????“看什么看?在看,眼珠子给你挖了。”严静很不满唐亦一这古怪的眼神。唐亦一哼了一口,自己现在,才不稀罕,喜欢自己的粉丝,可不是一两个。如果现在,有人过来要签名的话,那绝对和了唐亦一的心,只可惜。lspl的知名度,还是不够啊。5分钟,小胖子就冲出校园。同时,寝室里的胖子也跟了出来。如同两座肉山。

????地面都要震动。胖子一把将唐亦一揉进怀中,道:“老子想死你了“行了,别胡扯,你们身上,有没有主题网吧二楼的会员卡。我他吗刚刚在网吧被mǎ kǎi嘲讽了。”唐亦一很不爽的道。“那小鳖孙。直接拉出网吧丢厕所里锤一顿不就行了。有嘛好嘲讽的?”胖子直接道。

????唐亦一拍着自己的胸口,道:“你看看我,在看看你,我现在,怎么说也是个职业队员,是有素质,有涵养的好吗。怎么能打人呢。”两个胖子对唐亦一比划了个中指。小胖子道:“我们只有白银卡。”

????“行了,没什么好装的,你回来,今天晚上,我做东,我们出去喝一杯。”胖子把唐亦一夹着,就向着路边的烧烤摊走去。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感觉。三男一女吃的好不热闹。“亦一,我看lspl的比赛,你们已经成功晋级了?”小胖子缓缓的道。唐亦一点头,道:“不错,有四支队伍晋级,其中包括了我们还有阿狸的队伍。剩下的一只,就看长风二队还有天使二队的一场较量,如果天使2输掉比赛,很可能,下面就会有俱乐部顶上。”

????“我了个去,马上就要打lpl了,你还有闲工夫回来潇洒几天?”小胖子接着道。唐亦一直接就满足了,大声道:“你知道个屁,我们队伍目前的实力,lspl拦不住我们,在加上,压根都没个领队,所以这段时间,就算训练,也是跑韩服去打排位,不如散了,各玩各的。”“对了,我走之前,你不是说,你老爹老妈给你安排了转校吗?”唐亦一吃着烤腰子,便问道。小胖子叹了口气,道:“他们找学校来了,不过听说队伍解散,所以就放下了转校的事。”

????“亦一,你不会怪我的吧。”小胖子接着道。唐亦一摇摇头,道:“说这些干啥。你爹妈也是为你好。”“还有,你刚刚喊我亲爱的,是怎么回事?”唐亦一又问了句。小胖子险些被噎死,连忙喝了口汽水,道:“我以为刚刚是小静打的电话。”“行啊,兄弟,胆肥了。队长你都敢调戏。”唐亦一笑着说。“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而是因为,我目前在和队长交朋友。”小胖子有些扭捏的道。

????“草!”这下轮到唐亦一差点被噎死。“就你这鸟样,队长看的上你?”“小哥儿目前天天健身,跑步,都快有八块腹肌了。像你这么瘦不吧唧的,没有安全感你们可要开聚焦,拍清楚点。明天就把视频上传,标题我都想好了,职业队员回家,为非作歹,殴打同学。”然而,阿文缓缓的走到唐亦一的旁边,拍了拍唐亦一的手臂,拉着唐亦一坐下,倒了杯开了,却没喝的啤酒给唐亦文。

????对唐亦一道:“这件事,你不要来做,让你大哥做。我保的住他,却保不了你。”唐亦文仰头将酒喝下,杯子一甩,直接对着mǎ kǎi的脸就打上去。mǎ kǎi的嘴角泛血。唐亦文如一头发狂的猛兽,对着地面上的mǎ kǎi直接就痛殴了起来。

????作为一名高富帅,唐亦一会买什么酒?反正就是什么酒名不认识,价位合适,就买什么酒,管了洋酒还是白酒,反正只要不是本地产的酒都成。

????是个成年人,都知道,在飞机上,是不可以带白酒的。送礼,是一门学问,看着阿文那么急冲冲的跑来汉城,作为一个女人,对于选择礼物的事情,肯定有选择综合征的。索性,自己就帮了她这个忙。毕竟在飞机上,阿文也在帮助唐亦一。

????听到唐亦一这么说,阿文有些震惊,却还是没接话。她和唐亦文在一起那么多年,从来没听过唐亦文谈论家里的事情,所以,这一次来,她只是准备了一下唐妈的礼物。

????“来了就好,这么客气干嘛。”唐爸笑着道。然后招呼阿文坐下。团团震惊的看着唐亦一,到现在,她才知道,什么叫做睁眼说瞎话。这酒,就是在楼下不远的超市买的。怎么一转眼,就成上海带来的呢?如果团团这个时候补一句,说这酒是超市买的。恐怕一群人都会将她分尸。

????都说坑队友,第一次见明目张胆坑兄弟,坑爹的人啊。几个人,气氛有点怪异,唐亦一直接甩了张卡,在桌子上,道:“老唐,你看一下,这是本帅在外面小半年赚的钱。”唐爸撇了一眼,咬牙切齿的道:“小子,今天看你有朋友在,给你点面子。不然等你朋友走了,给你松松皮。”

????反正就把卡甩桌子上,唐亦一掰了根香蕉,直接跑去厨房。吃着香蕉,看着唐妈,只见唐妈的脸上还有泪痕,双目通红。“在上海,过的还习惯吗?”唐妈问道。唐亦一点头。“听说上海今年也非常冷,过年你们都没回来一趟,怎么这会有时间了?”唐妈又问。“过年忙,现在闲了。”唐亦一回答。

????“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每天都是过年。”唐妈在洗菜,却压低了声音,说了句。唐亦一叹气。唐妈接着道:“你大哥白了不少。模样变的清秀了。”“那你就出去多看两眼。”唐亦一缓缓的道:“他回来,应该住不了两天。他还有一堆的事。”

????唐妈手头的洗菜动作,明显的慢了一个节拍。唐亦一接着道:“行了,晚上你和老爹说一下,脾气都收敛一点,毕竟唐亦文带回来的还有女朋友。给他留点面子。”唐妈一听,哪里还有心思做饭。把菜丢下,就去了外面。

????唐亦一站在厨房门口,对着团团招手,道:“来,过来。”团团很无语的进了厨房,很不爽的对唐亦一道:“喊我干嘛。”

????“做饭。”唐亦一很诚恳的道。团团不满的道:“不可能,怎么说,我也是客人,有你这样对待客人的吗?”“嘿嘿,你可别忘记了,你就是个拖油瓶,是个地道打酱油的。路过你不想住宾馆,就老老实实的做饭。”唐亦一威胁道。“小姑娘,我告诉你,你的那点花花肠子,我早都看透了。”

????团团眼珠一转,道:“什么,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你以为目前还是封闭时代,从你走进俱乐部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心怀叵测。怎么可能有妹子对我那么死心塌地。在你早上起床后,我在你的枕头下面翻出了剪刀。同时,你甩在床上的包包都是名牌。一个包,都够你做一年的做饭阿姨,你以为,我真的是bái chī?”唐亦一道:“在老子的一亩三分地,你要是还不老老实实的听话,你可就要小心了。”

????唐亦一嘿嘿的笑着。“反正你不是仰慕我吗?我如果真的要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那就显得不出格了“你无耻。翻人家的东西。我要告诉唐爸,你撒谎骗他。”团团沉声道。唐亦一打开厨房门,道;“去啊。”团团冷哼一声,却还是做起饭来。

????“我不管你来俱乐部有什么目的,反正俱乐部里,也就那几个老爷们儿,钱你是肯定偷不走的,因为一群diǎo丝往往把钱看的比女人更重要。你老老实实的听话,我不拆穿你。”唐亦一缓缓的道。团团哼了声,不在回答唐亦一的任何问题。关于门外的卿卿我我,你侬我侬,唐亦一没有半点的兴趣。

????今天可以保证的一点就是,肯定吵不起来。过了片刻,团团又炒了三个小菜后,唐亦一去客厅,拍了拍手,道:“吃饭,吃饭。”客厅的人,都沉溺在重逢的感觉之中,就连唐妈都一直忽略了厨房里的饭菜是怎么做出来的。“简单的家常菜。”唐妈带着梗咽道,刚刚在客厅,肯定哭过。唐爸一声不吭,给陈星满了杯白酒,又给自己满了一杯。唐亦一插口道:“我也要喝。”

????唐爸点了点头,也给唐亦一满了一唐亦文看着唐亦一,却将唐亦一面前的杯子拿去,道:“喝酒会影响反射弧。”“自己想喝,就自己倒。反正我现在手速在基地都垫底,在怎么喝,也是垫底。”唐亦一把杯子夺过去。唐亦文还想说什么,却看到坐在他身边的阿文摇摇头。

????唐亦文直接起身,抓住酒瓶,给自己也满了一杯。这点,有些意外,因为唐亦文以前,可是滴酒不沾的。一顿饭,吃起来,惊心动魄的。几个老爷们儿喝酒搞的和喝水一样。然而,唐妈却一直在招呼阿文和团团。嘘寒问暖。好不热闹。4个人,不知道咋回事,短短的时间,2瓶白酒都下肚。

????唐爸道:“好酒。”“老唐,你少喝点,下午还要上班。”唐妈提醒一句。唐爸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没有多的话。让唐妈给自己打了一碗米饭,吃过后,就去上班了。

????“还真别说,这酒是不是打水了。不醉人。”唐亦一沉声道。然后站起来,啪的一声,就摔了下去。直接就倒下睡着了。陈星和唐亦文费了好大的力把唐亦一给搬到沙发兄弟之间的感情,家庭之间的感情,恋人之间的感情,都充满了酸甜苦辣。都拥有不一样的感觉。唐亦文以前就是个喜欢穿牛仔裤的小混混,却被阿文给慢慢的打造成了一个西装革领的精英。阿文让唐亦文的改变,并非如此。一个男人的好和坏,并非只局限在道理上。更多的是为人处世,以及家庭之间的关系。

????唐亦文以前,从未像今天这般的喝过那么多酒。可以说,今天这一顿酒,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喝那么多。可是,他发现,他没有反应迟钝,没有别的不良反应,甚至,借着酒劲,想明白了很多事。

????自己喝过酒,才能到达唐亦一那样自然的样子。“亦一一直都在帮你。”阿文缓缓的道。“回来这几天,就好好玩几天吧。我在家里陪着伯母,我看陈星找你有事。”点了点头。唐亦一睡了差不多3个多小时,等醒了后,脑壳都要炸开了。

????抱着矿泉水,直接就喝了一瓶。却发现,客厅一个人都没有。在自己的房间里,却传来欢笑声。走过去一看,唐妈,阿文,团团3个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唐亦一打了个招呼,进房间里一阵乱翻。阿狸带了一大包东西,居然只找出三样陈星的东西。一个领带,一套西装。一双皮鞋。至于其他的,发现,全部是给其他人带的东西,其中,少不了唐亦一的,还有唐妈的。

????唐亦一直接拆开包装,发现有个好看的围巾,便直接丢给了唐妈道:“小可给你买的。”“你们聊,我出去当圣诞老人了。”唐亦一抱着东西,直接向着外面跑去。去了网吧。这驳杂的气氛,简直让唐亦一回到了天堂。

????熟悉的烟草味,以及骂骂咧咧的咆哮。真是让人怀念啊。主题网吧的生意,依旧非常好。唐亦一要上二楼,却被楼道的一位服务员直接给拦住。要求唐亦一出示会员卡。唐亦一愣住,以前可没这个规矩啊。现在怎么还要出会员卡才能上2楼?

????“不好意思,我不是去二楼的,我去三楼的。”唐亦一说了句。“上三楼,也需要会员卡。”服务员接着道。唐亦一连忙解释道:“可是,我真的没会员卡。你把陈哥喊下来。”然而,在这个时候,旁边却传来了嗤笑。:“我道是谁呢,这不是唐亦一吗?听说你去打lspl了。”

????一张相当讨人厌的脸直接出现在了唐亦一的面前。“mǎ kǎi?”唐亦一差点都忘记这个人物了。不过,他深入骨头的贱,唐亦一记忆犹新。“以前吹的牛B呢?以前好像听说,你是主题网吧的股东,现在,怎么连上个二楼都给拦住了?”mǎ kǎi哈哈的大笑着。唐亦一白了他一眼,真没拿他当回事。马军都是个渣渣,就别说mǎ kǎi了。

????“好狗不挡道,给老子滚远点,不然等一下,套个麻袋给你丢到胡同里在揍一顿。”唐亦一瞪了他一眼。mǎ kǎi哼了两声,直接上楼。道:“老子懒得搭理你这穷鬼。今天上面可是有比赛的。等明年老子进入lspl,在给你好看。”

????目前的主题网吧,已经不止这个区域的人过来玩。有着许许多多的生面孔。唐亦一指着mǎ kǎi,问道:“为什么他没拿会员卡,都能直接上楼,而我不能服务员缓缓的道:“他是这里的常客。”唐亦一彻底的败下阵来。自己总不能在自己的网吧发飙啊。砸了东西不算,吓到了各位尊敬的玩家,那就得不偿失。去了吧台,连前台的妹子都换了,唐亦一抱着大把的东西直接放在吧台,道:“妹子,给陈星打个电话呗。”

????妹子摇摇头,道:“我不知道老板的电话……”敷衍。唐亦一只感觉,自己的脸上无光,想找个地洞给钻进去。摸了摸口袋,怎么都扣不出一个钢镚,就连手机,自己出门充满,都没带。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跑到网吧门口,大声的咆哮了起来。“陈星,陈星。”“我草,门外那锤子在喊什么。”在网吧里上网的不少青年人,都往门外看了一眼。

????好都知道,这个网吧的老板有点黑历史。这样直接喊名字,不怕下来了抽他?喊了几声后,压根没动静。却发现二楼的窗子旁,mǎ kǎi伸出脑袋,给唐亦一比划了个大大的中指。

????吧台换了收银,服务员换了个遍。现在,整个网吧,都没几个人认识唐亦一。大半年不见,谁他吗的还知道有这个人物?唐亦一只感觉世态炎凉啊。“你他吗的别让老子去二楼,去了抽你丫的。”唐亦一对着楼上的mǎ kǎi直接咆哮道。mǎ kǎi这一下,感觉自己是胜利方了。道:“你个弱智,能上来在说,想上二楼,最起码要2000块的会费,你回家找麻麻要钱去吧。”

????唐亦一跑去吧台,气呼呼的问妹子,道:“měi nǚ,支持支付宝转账不。我要办理会员卡。”妹子摇头,道:“我们只收现金。”唐亦一只感觉,自己败的很彻底。就在前台和妹子唠嗑,搞了差不多一个钟头,唐亦一只感觉,自己寸步难行。

????别人的目光,唐亦一根本不在乎。小时候就被挂上个不成器的名头,在加上唐亦文的关系,唐亦一小时候的童年,就是在被指指点点过来的。

????别人骂穷也好,心里想着唐亦一脸皮厚也好。唐亦一现在还没到暴走的阶段。因为,网吧里的这些人,可都是在给自己赚钱啊。“妹子,我求你,你给陈星打个电话,那个货中午21

欢迎大家访问:读个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shu.com/book/46384/1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