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抱歉,我的精神有点太紧张了。”柏青道。

  “没事,是要小心一点,他们显然又比我们快了一步,”张恒有些懊恼道,“这些东西真是无处不在,简直就像蟑螂一样讨厌。”

  “我们现在怎么办?”柏青喘了口气问。

  “没办法,少年宫这条路是走不通了,”张恒道,“而且看样子你也被盯上了,你之前住的酒店是没法回了,我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吧。”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得是我们没去过的地方。”

  “去哪里?”柏青问道。

  “我认识一个网吧老板,可以让他在二楼给我们开个包间先。”

  “你怎么知道他没有被替换过?”

  “放心,我已经确认过这一点了。”张恒道,“那里实际上和旅馆差不多,有吃的和喝的,我们可以在那里一直待到想出下一步的计划来。”

  “好吧。”柏青闻言深吸一口气,不过脚下却没动,“虽然现在可能有点不合时宜,但是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当然,有什么就问吧,只要是我知道的都会毫无保留的告诉你。”张恒点头道。

  “我想知道……”柏青望着张恒的眼睛,“你喜欢我吗?”

  张恒闻言愣了愣,“呃,我没想到,你……”

  “对不起,我太蠢了,忘了刚才的问题吧。”柏青低下头去,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不,我的意思是说没想到你会这么勇敢,”张恒赞道,“这真的很勇敢,这个问题本来应该我来问你的才对。”

  “也就是说你的答案是?”

  “是的,当然,我也喜欢着你。”张恒深情道。

  柏青闻言捂住了嘴巴,眼泪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你怎么了?”张恒问道。

  “没事,我只是……太高兴了,”柏青一边流泪一边道,“你知道的,我家里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在这期间只有你一直在陪着我。”

  “哦,别放在心上,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情。”张恒又伸出手来,这一次柏青没有躲,任由前者帮她擦掉了脸颊上的泪珠。

  然而张恒还没收回手来,又有新的眼泪落了下来,打湿了他的食指,柏青的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样,越流越多。

  张恒的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不过随后就见柏青突然冲上前半步,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抽泣道,“这是我第一次和男生表白,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还以为会被你给拒绝。”

  张恒闻言拍了拍柏青的后背,柔声安慰道,“乖,不哭,这是应该高兴的事情。”之后他把头探出报刊亭看了眼,“那辆车已经走了,我们也赶紧离开这里吧。”

  “好。”柏青再抬头,眼泪终于止住了,坚定道,“你去哪里我就跟你到哪里。”

  “嗯,这地方已经被它们给控制了,我们走远一点再打车。”

  两人就像所有小情侣一样手拉着手就这么走出了300米,张恒原本打算在这里打车,但是在柏青的坚持下两人又多走了200米。

  柏青的脸突然红了起来,“那个,我……我想上趟洗手间。”

  张恒抬头望了眼四周,“这附近好像也没有公共厕所,去网吧在上吧,那儿离这里很近的,打车也就是十分钟的事情,你能忍一下吗?”

  “我有点急。”柏青小声道。

  张恒皱了下眉头,但是很快就又舒展开,耐心道,“前面有个拉面店,去那里吧。”

  “好。”柏青点头。

  等两人来到店外,柏青松开手道,“我自己进去就好。”

  “嗯。”张恒闻言停下脚步,站在玻璃窗前,看着柏青走进店里,和服务员说了什么,服务员指了个方向,之后柏青又冲站在外面的张恒挥了挥手,走向那里。

  柏青进入单人洗手间关上门的那一刻,眼泪不可遏制的从眼眶涌了出来,现在的她心中充满了绝望,如果连张恒都被那些东西给替换了,那她又能逃到哪里去?

  报警吗?可是警察会相信她的话吗?

  高主任或许只是为了离间她和张恒之间的关系,但是她的话却说的很有道理,现在柏青手上的证据都是二手的,并没有什么能称为决定性的证据,比起去接受这么一个离奇的故事,大家肯定更愿意相信这只是她因为无法接受父亲杀死母亲的悲剧而选择编制了这么一个美丽的谎言来麻痹自己。

  而她早晚也会被那些东西给替换掉的,或者也有可能步入行星观测小队的后尘。

  柏青打开水龙头,用哗哗的水声掩盖自己的痛哭。

  不过她只让自己的情绪崩溃了半分钟,之后洗掉了脸上的泪痕,抬头打量着卫生间,寻找脱身的方法。

  然而下一刻那个熟悉的声音又从厕所大门外响起,“怎么样,你好了吗?”

  “就快了,再稍等一下。”柏青没想到张恒这么快就进来了,一面说着一面走到了窗户前,然而大概是防止有顾客逃单,卫生间的窗户外都加装了防盗网,人是没法翻出去的,柏青心中焦急。

  而另一边的张恒也心生疑虑,他将耳朵贴在洗手间的门前。

  片刻后他听到哗哗的水声消失,有脚步声走向门边。

  张恒后退了半步,回到原来的位置。

  柏青开门,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她没能找到逃掉的机会,只能又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儿,是身体不舒服吗?”张恒望着柏青红肿的眼睛道。

  “不,只是又想起了我妈。”

  “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张恒一边说着一边又自然的拉过了柏青的手,不知道是不是冲了太久的水,后者的手有些冰凉。

  “走吧。”

  在拉面店的服务员眼里,眼前这两个互相牵着手的少年和少女大概是一对儿热恋期中的小情侣,还正处于谁也离不开谁黏在一起的阶段,没有来自生活的压力,可以自由自在的享受这份甜蜜。

  只是她们看不出埋藏在柏青眼底深处的恐惧。

  柏青并不想去张恒所说的那间网吧,然而她又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逃。

欢迎大家访问:读个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shu.com/book/46353/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