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6章末路

小说:三国小霸王 作者:庄不周 我要报错
  得知因马超的阻击,阎行、陈到慢了一步,未能截住天子,朱桓勃然大怒,却又无可奈何。

  天子向北,进了董昭大营,急切之间难以攻克,需得从长计议。朱桓倒不担心天子因此逃脱,鲁肃就在濮水对岸,董昭想突破濮水并非易事。只是擒获天子之功从手边滑掉,还是让他很生气。

  无奈之下,朱桓一边命令斥候四处打探,一边命人收拾战场,清点伤亡。

  就在这时,董越的使者牛盖赶到,向朱桓通报情况:董越从来没有出营的打算,全是刘晔耍弄阴谋,挑拨离间,制造误会。天子也没有进董昭大营,他们向东去了,董越已经派兵追赶,希望能将功折罪。

  听完牛盖的解释,朱桓、陆议也是哭笑不得。谁能想到刘晔会如此狡诈,将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硬是虎口拔牙,将天子救了出去。

  陆议一声叹息。“早就听说刘晔有急智,如今算是见识了。将军,是我思虑不周,低估了刘晔,又企图弄巧,这才被刘晔抓住了机会。”

  朱桓仔细想了想,虽然觉得遗憾,却也不得不承认遇到了对手。事情到了这一步,责备陆议也没什么意义。百密一疏,谁也不敢保证什么事都能如愿。他安慰了陆议几句,又仔细询问了牛盖,得知毋丘兴献计始末,基本可以确定董越使诈的可能性不大,这才命陈到、文丑率部去接应,并与董越保持距离,以免发生不必要的冲突。

  陈到、文丑领命而去,马超又来到营前请见。朱桓原本对马超很恼火,现在听了牛盖的解释,知道马超也是被刘晔骗了,气消了大半,他知道马超与阎行、庞德夫妇有旧,不能怠慢,便命人请进。马超来到营中,神情窘迫,朱桓倒是很大度,开了几句玩笑,便让人领着马超去见阎行,又答应调拨一些粮草,让马超独居一营。

  马超如释重负,感激不尽,转身去见阎行。阎行受了伤,不过不重,由医匠用了药之后,正在营中休息。见马超来访,便命人设宴,接待马超,两人把酒言欢,共叙离别之后的情形。

  日落之后,斥候来报,东北方向火起,董越正在放火焚烧芦苇荡。从起火的地点来看,张奋可能也放了火,但这片芦苇荡的面积很大,这把火不知道要烧到什么时候,能不能抓住天子,谁也没有把握。

  陆议站在大营外,看着东北方向隐约可见的火光,有些惋惜。他相信,以刘晔的机敏,他不可能没算到这一步,既然敢入芦苇荡,一定有摆脱困境的办法。别说是董越,就算是鲁肃也未必能截住刘晔。

  轻敌了。

  ——

  “别慌,别慌。”刘晔站在水边,不顾河水打湿了衣摆,大声指挥着骑士们渡河。

  大部分骑士都来自关中或凉州,不熟悉水性,对水都有些恐惧。不过刘晔早有准备,他让每个骑士脱了铁甲,连武器一起放在马背上,又割了两捆芦苇,夹在两肋下,然后拽着马尾巴渡河。战马会游水,芦苇中空,能帮助骑士们浮在水上,不至于淹死。

  虽然有些狼狈,大部分骑士还是顺利渡过了濮水。上了岸,顾不得浑身湿透,冰冷刺骨,他们匆匆上马,向北急驰而去。

  刘晔选择的地点就在芦苇荡的西侧边缘,离赵云阻击董越的地方不远。因为火势很大,董越没有看到他们,而张奋派出的士卒也因为距离太远,来迟一步,等他们搜索到了这里,刘晔等人已经失去了踪影,只能看着漆黑的夜空破口大骂,徒呼奈何。

  劫后余生的骑士们对刘晔佩服之至,刘晔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只是沉默着催促天子急行。前面还有一道河,在渡过那条河之前,没有人敢保证安全,而他面对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最熟悉他的鲁肃。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每多耽搁一刻,鲁肃追上来的可能性就大一分。

  如果被鲁肃截住,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鲁肃这个曾经的好友。分别多年之后,以这种方式见面绝不在他的计划之中。

  天子也不说话,催马急行。夜风凛冽,被水浸湿的衣服被风一吹,结了冰,冷得刺骨,大腿上的伤口浸了水,火辣辣的疼,他不由自主的打着寒颤,鼻涕怎么擤也擤不干净,脑袋却有些热烘烘的,眼前不停的闪过战场上的情景,身上却没有一丝力气。

  不知不觉的,他从马背上摔了下来,“轰隆”一声落地。

  吕小环紧紧地跟在天子身边。渡水之后,她就没有再哭一声,只是咬着牙,跟着队伍前进。看到天子落马,她第一个反应过来,连忙勒住坐骑,翻身跳下马,一把抱住天子。

  “陛下,陛下。”

  刘晔惊醒过来,连忙下令停止前进,翻身下马,赶到天子面前。就着身后的火光,天子脸色潮红,双目紧闭。刘晔伸手一摸天子的额头,热得烫手,心里顿时一沉。天子虽然常年习武,又年轻力壮,但他毕竟是天子,没有这种风餐露宿、忍饥挨饿的经历。今年战了一天,筋疲力尽,又受了伤,再穿着湿衣服,受了风寒,一下子就病倒了。

  这可如何是好?

  医匠赶了过来,稍作检查后,神情也变得极为凝重。他看着刘晔。“令君,陛下……”

  “陛下累了,没什么事。”刘晔打断了他。他看了看四周,对吕小环说道:“吕贵人,陛下累了,不能骑马,你能抱着他吗?”

  吕小环犹豫了片刻,用力地点点头。“可以。”她的坐骑是一匹高大雄骏的大宛马,足以驮起她和天子两人,而且她身体结实,力气很大,也能抱得到天子。

  “那就拜托吕贵人了。”刘晔跪在地上,向吕小环行了一个大礼。“陛下是大汉四百年来不多见的英主,背负着大汉中兴的希望。此次若能脱险,贵人就是大汉的贵人,不管将来能否有子,但有晔一口气在,一定力保贵人在后宫的地位。”

  “我不用想什么后宫的地位。”吕小环咬牙切齿的说道:“只要令君能帮我报杀父之仇,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刘晔再拜。“晔一定尽力而为。”

  :。:

欢迎大家访问:读个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shu.com/book/40629/2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