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6章私心

小说:三国小霸王 作者:庄不周 我要报错
  孙策哑然失笑,摇了摇头,起身出舱,在甲板上站定,活动了一下身体,练起了拳。

  海风轻拂,海水轻轻拍打着船腹,发出轻响,当值的将士肃立在岗位上,身姿挺拔,神情警惕。郭武等人闻讯赶来,见孙策并无召唤之意,便自觉的散在四周。

  孙策凝神静气,双手抱圆,双目似闭未闭,嘴角渐渐上挑。军谋们仍然在争论,但他却不再那么烦躁了。六博虽然输了,他却捕捉到了甄宓极为巧妙的进谏。是人就有利益之争,派系的形成不可避免,随着疆域的控大,新的派系会不断生成,这种争论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复杂。

  既然不可避免,那就从容处之,想好怎么控制烈度,化害为利便是。烦躁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他方寸大乱。六博输了,未必全是运气,也和心境有关。太想得到,偏偏得不到,心境自然就乱了。

  虽说是旁观者清,可是甄宓能精准的把握住他现在的心情,并利用好这个机会,可见聪慧,书没白读。甘梅也是识大体的人,但主动性略差。她未必不懂,但她不如甄宓这般积极。

  孙策平定了心神,练起了拳,很快就进入忘我状态,一招一式,神满气完。

  不知什么时候,郭嘉从舱里走了出来,远远地看着船头孙策矫健的身影,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他靠在舱壁上,静静地看着孙策练拳,沉默无语。军谋们陆续出差,有人悄悄离去,有人上前和郭嘉低语了几句,也转身离开,只有当值的军谋收拾了一番,重新回舱,准备休息。

  孙策练完拳,见郭嘉在侧,也没多说什么,不紧不慢的收了拳式,调整好呼吸,这才心平气和的向主舱走去。郭嘉跟了上来,两人入座,朱然已经准备好了茶水,悄悄守在外面。

  “如何?”孙策端起茶杯,浅浅的呷了一口。

  郭嘉摇了摇头,苦笑道:“一个个年纪不大,却都保守得很,我也是无计可施。用兵讲奇正,他们只顾着正,却忘了奇。”

  “会议记录呢?”

  “还在整理,明天早上会呈请君侯审阅。”

  孙策点点头。“除了杨仪,还有谁反对得最激烈?”

  “孔明。”

  孙策扬声对舱外的朱然说道:“义封,去看看孔明休息没有,没有的话让他过来一趟。”

  朱然应了一声,转身去了。孙策静静地看着郭嘉,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开心。原本的历史轨道上,郭嘉死于建安十二年末,象征着一个时代的结束,诸葛亮在这一年出山,象征着一个时代的开始,两个奇才没有交手的机会。如今曹操躲在益州,郭嘉却和诸葛亮相遇,他们之间终于擦出了火花。

  时间不长,脚步声响起,诸葛亮推门而入。他衣冠整齐,脸上也看不出半点疲惫,平静地向孙策、郭嘉行礼。孙策也没和他客套什么,让他把反对的理由说一遍。诸葛亮点点头,不紧不慢地说了起来。

  “君侯,祭酒,目前在冀州的汝颍系人数不过十余,真正的核心人物是郭公则、荀休若,郭公则主掌机密,负责细作,荀休若掌兵,一是心腹,一是爪牙,袁谭岂能容忍他们与君侯牵联过深?之所以这么做,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根本不会信任他们,二是他确定这两人不会有异心。若是前者,君侯就算给再多,也不会落在他们手中,他们只不过是袁谭的一个借口罢了。若是后者,那君侯又能得到什么呢?”

  孙策不置可否,示意诸葛亮接着说。

  “且行军作战,不可胜在我,可胜在敌。太史子义入主辽西,困难重重,凌子行(凌操)、麋子叔(麋芳)战沓县,虎口夺食,能不能胜,在于我军辎重是否充足,将是否明睿,士卒是否强悍,若有钱粮,自然应该先供给他们,岂有寄希望于对手不和,而将有限之钱粮用于赂敌的道理?”

  孙策看看郭嘉,郭嘉嘴角微撇。“这些刚才议事时都说了,说点刚才没说的。”

  “喏。”诸葛亮向郭嘉施了一礼,接着说道:“祭酒,你觉得幽州可一鼓而下吗?”

  郭嘉哑然失笑。“这当然不可能。”

  “既然不可能,又何必急在一时?此次出征幽州,辽东只取沓县立足,太史慈只有千余人,皆是以轻驭重,以小搏大之意。胜固可喜,败亦无伤大雅,借此机会试探幽州强弱,派遣细作,建立情报网,三五年后,对幽州掌握清晰,知其强弱、远近、智愚、勇怯,再出大兵,自然势如破竹,岂不比现在寄希望于汝颍系制衡冀州系为好?”

  郭嘉眼神闪动,抚着颌下的胡须,沉吟起来。孙策暗自发笑。诸葛亮说的这一点戳中了郭嘉的软肋。这次出击幽州是郭嘉主导的,一是想和荀攸、辛毗争锋,二是想在幽州铺设情报网。因为钱粮紧张,铺设情报网又费钱费力,所以郭嘉才要借着幽州有马这一点优势力推,最终促成幽州战略的实施。他自己也清楚冒险,而且有从荆州战区嘴里夺食的嫌疑,所以他不能败。一旦败了,对内他会输给荀攸、辛毗,对外他会让汝颍系蒙受损失,青徐系、荆州系、扬州系趁势崛起。

  援助郭图的目的是让他牵制沮授,迫使袁谭不能从容用兵,以便刘备能够顶住袁谭的攻击,又无力东向。这个目标能不能实现,取决于多重因素,巧则巧矣,很难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万一不顺利,反而可能适得其反,落下因小失大,以私害公的罪名。

  这会伤害到郭嘉最初的目标。这是郭嘉不能接受的。

  “还有吗?”郭嘉的语气已经缓和下来。

  “有,我反对追加对汝颍系的资助,是因为钱粮紧张,入不敷出。青徐受黄巾之乱,百姓流离,人口骤减,良田抛荒,不能供给大军,有不少人避难辽东,公孙度择其可用者而用之,故而强盛一时,就算幽州战事一时侥幸得手也无力迅速推进,必成胶着之势。当务之急是恢复青徐的生产,在青徐投入一钱,将来可得十钱百钱,数年之后,青徐重现繁荣,根本固而枝叶茂,百姓返乡,公孙度无人可用,而祭酒之细作营已成,此消彼长,强攻智取,何敌不克?”

  郭嘉静静地看着诸葛亮,嘴角微挑,眼神惊讶。“你刚才为什么没有提这一点?”

  “祭酒,我就是青徐人,这个建议有私心,没有什么说服力。君侯、祭酒面前,我才可以放言无忌。”

  郭嘉点了点头。“这倒也是个理由。”

  见郭嘉这副表情,孙策知道他动摇了,至少短时间内他不会再坚持自己的想法。他拍了拍手。“行了,天色不早,你们议了一晚上,也累了,各自回舱休息,再静下心来想一想。看看还有没有遗漏的地方。”

  “喏。”诸葛亮躬身领命,向孙策、郭嘉行礼,先后退了出去。郭嘉看着诸葛亮离开,又看看孙策,笑了一声:“君侯,孔明进步喜人,又长袖善舞,很快就可以独当一面了。”

  孙策笑而不语。诸葛亮的进步他看在眼里,但他不想让诸葛亮过早的独立,他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他对诸葛亮的期望也不仅仅是一郡太守或者一州刺史,他是要作为丞相来培养的,太早出头反而不利。

  “有压力了?”

  “有压力。他的学识比我全面,将来的成就不可估量,诸少年中,恐怕只有伯言堪与他比肩。”

  孙策笑了。“难让你郭奉孝说出这样的话真是不易。知人者明,知己者知。奉孝,你的进步也不小。”

  郭嘉大笑。“知止不辱,知足不殆,我清楚自己的长短。后生可畏,我可不想自取其辱。”

  ——

  海风拂风,东方渐明,明星渐渐隐没,海平面上露出了鱼肚白,朝阳虽然还没有露出峥嵘,却已经让人感觉到了磅礴气势,自有动人心魄之美。

  渐渐的,水天相接之处露出一点微红,就像是锻炉里的铁,慢慢向两侧延伸,迅速蔓延,接着,一轮红日从海平面升起,虽然只是一角,却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将半个天空晕染得一片灿烂。

  “哇——”甄宓雀跃着,伸手指着东方。“夫君,你快看,你快看,朝阳要出来了。”

  孙策伏在栏杆上,侧着脸,打量着小脸比朝阳还要红的甄宓,心里说不出的喜悦。虽说甄宓是他的妾,还与他试过李代桃僵,算是有肌肤之亲。可是他在心里,甄宓就是一个孩子,与其说是妾,不如说更像妹妹。他有三个妹妹,但尚华、尚英和他亲近的机会不多,尚香太小,身边玩伴也多,平时不怎么来粘他,倒是甄宓有事没事就往面前凑,虽说有争宠的意思,却未尝没有近乎兄妹的依赖。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昨天能连赢三局了吧?”

  “嘻嘻。”甄宓眼睛盯着朝阳,手抓过孙策的手,在他两只手中各放了点东西。孙策定睛一看,是两副骰子,样式相同,但手感却不同,一副与普通骰子相同,一副却要沉一些,显然是灌了水银的作弊利器。他忍俊不禁,一手挟起甄宓,将她高高举起,放在栏杆上。甄宓却不害怕,张开双臂,迎风欢呼。

  “日出东方,照我中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欢迎大家访问:读个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shu.com/book/40629/1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