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彪下了船,走向停在路边的马车,一个中年骑士拉开车门,杨彪一只脚踩在踏板上,却又停住,转头看着那骑士。骑士竖起一根手指挡在嘴前,示意杨彪不要声张,杨彪会意,将涌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举步上了车。骑士拉上车门,静静地站在车门前,眼神警惕地注视着四周。

  车厢内,士孙瑞起身相迎。“文先兄,失礼,失礼。”

  杨彪摆摆手,示意士孙瑞免礼。两人各自入座,杨彪开门见山。“君荣,这一路感觉如何?”

  士孙瑞一声轻叹。“大开眼界,五味杂陈。”

  “既然皇甫坚寿为侍从,想必你是从洛阳而来,与黄子琰见面了吗?”

  “没有,本来想见,但……”

  “那你等两天再走吧,黄子琰估计这两天就能到。”

  士孙瑞惊讶地看着杨彪。他打量着杨彪,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杨彪心中明白,也不掩饰。“君荣,我先行一步。你来得快,可能还没看到我的上表。我将自己作价三亿钱,卖给了孙伯符。”

  士孙瑞大吃一惊。“你把自己卖了?文先兄,此话从何说起?”

  杨彪示意士孙瑞不要着急,把情况大致说了一遍。士孙瑞听完,忍不住摇着头,连声苦笑。“这么说,黄子琰也要随你主持政务堂了?你们可曾想过,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会对天下人心有什么样的影响?”

  杨彪不答反问。“君荣,你知道陛下究竟想干什么吗?”

  士孙瑞摇摇头,嘴角挑起一抹自嘲。“这些事有尚书台、秘书台主持,公诸于众之前,三公焉能得知。”

  杨彪弯下腰,一声轻叹。“陛下锐气革新,重用少壮之臣,我已年过半百,精力有限,不能为陛下效力几年了。既然孙伯符愿意花三亿钱买我三十年,我何乐而不为。至于天下人心,我已经顾不上了,我想陛下也顾不上了。三亿钱如果买军械,能装备一两千人,不管陛下做什么,身边至少能有人保护。如果用来买粮食,也能有两百万石左右,能解关中燃眉之急。”

  “孙将军不肯给五州赋税?”

  “五州之中,荆豫情况较好,扬州发展势头也不错,但青徐损失严重,五州相较,估计没多少赢余。再者,要他交赋税,首先要定袁绍之罪,朝廷能接受吗?”

  士孙瑞缓缓的吸了一口气,屏了片刻,又缓缓地吐了出来。“文先兄,马腾之子马超回到长安了,他和孙将军可能有什么协议,购买了不少军械。如今长安西凉军势盛,足以动摇长安形势,陛下为持重起见,不得不有所舍弃。别说袁绍,就连王允怕是都逃不过了。袁家几十口性命,总要有人负责。”

  “那冀州怎么办?”

  “能逼降就逼降,不能逼降就以幽州兵平定之。有冀州在手,朝廷也能多一分底气,不用仰食于人。”

  “荒唐!”杨彪大怒。“此时与袁谭开战,谁有必胜的把握,一旦迁延日久,两败俱伤,则不仅冀州不可得,幽州也不得安……”

  士孙瑞苦笑不语,杨彪也意识到自己怪错人了。这不是士孙瑞能决定的,势到如今,朝廷哪里还有必胜的把握?陛下所希望的无非是孤注一掷,做最后一博。他把自己卖了三亿钱不也是这个用意么。胜与败,成与败,没有把握,只有天意,非人力可以预测。

  上苍还会保佑大汉吗?谁也不知道。

  “除了袁绍、王允,朝廷还能答应什么样的条件?”

  “承认孙氏控制五州的事实,但尽可能的保持主动权,一旦朝廷有了实力,可以名正言顺的收回这些权力。”士孙瑞低下头,沉默了片刻。“有一个底线,不能开战,朝廷需要时间。”

  杨彪冷笑一声,扭头看向窗外,沉默了良久。“孙伯符应该没有开战的想法,他行的是王道,不是霸道。不过你也看到了,留给朝廷的时间非常有限,长不过五六年,短不过两三年。我听说他们有一个五年计划,要在五年之内将五州的财富增加一倍。听那意思,他是要用事实证明天命所在,不战而胜。”

  “很自信啊。”士孙瑞笑道,过了一会儿,又道:“但是谁又能说他一定不能实现呢?杨公,你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决定转换门庭的?”

  “也许吧,陛下不用老臣,儒门还有用我之处。”杨彪收回目光,静静地看着士孙瑞。“君荣,犬子已经死心塌地,我改变不了他的主意,就算回到长安也无益国事,反让陛下为难。我只能这么做了。知我罪我,惟在春秋。我在这太湖住得很安逸,正在筹划写些东西,将来有机会还要请君荣斧正。”

  士孙瑞目光一闪。“我能先闻高见吗?”

  “关于官制演变,梳理一下从秦汉之交到现在的官制变迁。”

  士孙瑞想了想。“他想复黄老之道,垂拱而治,还是想恢复三代之治?”

  “不知道。”杨彪想起孙策当时的神情,难得地笑了一声。“我想他也没有定论,未必清楚哪种官制最有效,这才让我先梳理一下。你也知道的,他没什么经学基础,做事更注重实际。”

  士孙瑞微微颌首,没有再说什么,眼神却有些异样。他看看杨彪,杨彪却没有再说这个话题,和士孙瑞聊起了杨修在庐山修的书院。士孙瑞从洛阳而来,正常情况下,他回程的时候可能会取道荆州,却不会经过豫章,看不到豫章的情况。他介绍一下豫章的情况,让士孙瑞对孙策的新政的了解更全面一些,略尽绵薄之力。

  ——

  杨仪上了岸,盯着远处的马车看了一会儿,叫过一个虎士,吩咐了几句。虎士领命,转身离去。时间不长,他又回来了,身后跟着庞德和几个西凉籍的义从骑士。庞德策马来到杨仪面前,翻身下马。

  “威公,有何指教?”

  “不敢。”杨仪指了指远处的马车。“那里面有没有你认识的人?”

  庞德转过头,眯着眼睛看了一会,有些惊讶。“有一个有点眼熟,但……不太能肯定。”

  “是谁?”

  “好像是皇甫太尉的长子皇甫坚寿,就是站在车门前的那个,身形很像,但……”

  “既然不能断定,何不上前看看?也许是故人呢。就算不是故人,问问故乡的消息也好。”

  庞德会意,整理了一下衣甲,按着刀环,大步流星地向马车走去。走到一半,他就笑了,暗自佩服杨仪虽然年少,这双眼睛却是毒辣,一眼就看出车门前的骑士与众不同。自然不同,太尉皇甫嵩的长子,当年连董卓都要卖三分面子的年轻豪杰,即使穿上普通骑士的甲胄也掩盖不住威势。

  庞德认出皇甫坚寿的同时,皇甫坚寿也认出了庞德。看到有骑士赶来,又看到杨仪对他指指点点,他就知道自己很可能是暴露了,只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暴露。见庞德直直地向自己走过来,他也不好再躲,挤出一丝笑容,强作镇静地看着庞德。

  庞德走到面前,拱手施礼。“原来是皇甫将军,幸会,幸会。”

  “惭愧,惭愧。”皇甫坚寿还礼。“令明好眼力。”

  庞德笑而不答,打量了一眼紧闭的车门,伸手示意皇甫坚寿一旁说话。皇甫坚寿点点头,随庞德走到一旁。庞德出身普通,身份和官职都不能和皇甫坚寿相提并论,对皇甫坚寿非常客气,也没多说什么,说了几句客气话,问了问长安的情况,又约定如果有机会,希望能设宴款待皇甫坚寿。皇甫坚寿表示了感谢,却没有承诺,他也不知道士孙瑞什么时候离开,是不是方便和庞德单独会面。庞德也不强求,施礼而退。

  得知骑士是皇甫坚寿,杨仪得意地笑了一声,又吩咐一个虎士回去汇报。能让皇甫坚寿做侍从骑士,车里的人绝不是普通人,至少是能和皇甫嵩说得上话的人。这样一个人以使者身份来到江东,又不肯抛头露面,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就在这时,马车的车门打开了,杨彪和士孙瑞并肩下了车。杨仪见状,连忙叫住虎士,自己大步走到杨彪面前,拱手施礼。杨彪咳嗽了一声,指着士孙瑞说道:“这位是司徒扶风士孙瑞,字君荣。”

  杨仪连忙上前拜见,报上自已的籍贯姓名。士孙瑞打量着杨仪,惊讶不已。他在车里看到庞德过来和皇甫坚寿说话,知道行迹暴露,不得不主动表明身份。走近了看,才发现杨仪竟如此年轻,不免惊讶。早就听说孙策身边有很多优秀的年轻人,但他一直不怎么相信,总觉得言过其实,今天初见杨仪,他算是亲身领教了。如果孙策身边一个侍从都有这样的能力,其他人可想而知。

  “杨君,我能问你一句吗?”

  杨仪笑笑。“司徒是想问我如何看出破绽的吧?”

  士孙瑞笑笑。“正是。”

  杨仪转头看向皇甫坚寿。“皇甫将军虽然穿着普通骑士的甲胄,但他走路时龙行虎步,有着普通骑士难以企及的气势,其他骑士对他毕恭毕敬,离得都有点远,敬畏之心甚明,显然不仅仅是上官与部属这么简单。有此二者,足以令人生疑。”他笑了笑。“倒是司徒有大隐之风,不露行迹。”

  皇甫坚寿露出尴尬之色,士孙瑞却抚着胡须笑了。“久闻孙将军身边有个郭嘉郭奉孝,明察秋毫,见微知着,没想到还有你这样的少年俊杰。看来孙将军麾下人才真是不少。我非常好奇,想和孙将军见一面,不知道杨君能否代为通传?”

  “恭敬不如从命,乐意之极,请司徒随我上船。”

  士孙瑞和杨彪交换了一个眼神,嘴角露出不动声色的笑容。

  :。:

欢迎大家访问:读个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shu.com/book/40629/1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