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3章突变

小说:三国小霸王 作者:庄不周 我要报错
  刘虞死了。

  公孙瓒抢劫胡市,杀人劫马,胡人向幽州牧刘虞求援。刘虞屡劝不止,便集结了十万人马进攻公孙瓒。不料一战而败,刘虞本人被俘。公孙瓒胁迫朝廷使者段训,以刘虞与袁绍连合,欲行废立之事为由,将刘虞斩首,并传首长安。刘虞故吏鲜于辅等人集结残部,又联合了刘备,眼下正与公孙瓒交锋。

  荀谌看完书信,觉得不可思议。十万人马被公孙瓒一战击溃,自己还被俘虏了?刘虞用兵不是一般的差啊。看刘和行军作战有板有眼的,怎么做父亲的刘虞却这么失水准?

  不过,看着伏地痛哭的刘和,荀谌没心情考虑刘虞的用兵能力,身为谋士,他必须要对接下来的形势变化有所分析,为刘和提供方案,尤其是眼前要劝住刘和,不能让他随着性子来。刘和一边痛哭一边磕头,额头已经破了,鲜血淋漓,再这么下去,他弄不好会将自己直接磕死。

  荀谌连忙叫来人,让他们强行按住刘和,将他扶到堂上。

  刘和奋力挣扎,骂不绝口,指天划地,赌咒发誓,要杀公孙瓒,为父报仇。荀谌听了,哭笑不得。幽州遥远,刘和是没办法赶到幽州去的,他大概率的会迁怒孙策,现在别说让他求和,讲和都不答应了。孙策承诺的期限将至,他的部下已经集结完毕,随时可能进入下邳。不管孙策是不是虚张声势,现在都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这大概就是天意。荀谌站在廊下,看着庭院中的鲜血,暗自叹息。

  刘和悲伤过度,痛哭至脱力昏厥。荀谌坐镇中军,指挥全局,寸步不离。半夜时分,刘和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旁荀谌靠着榻假寐的身影。见荀谌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刘和心里感到一丝暖意,对荀谌的不满烟消云散。他本以为荀谌已经被孙策收买,此时会弃他而去。

  “友若。”

  刘和叫了两声,荀谌一惊,霍然惊醒,连忙坐了起来,揉揉眼睛。见刘和虽然双目赤红,面色憔悴,神色却还算平静,他如释重负。“将军,你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大悲伤胃,大怒伤肝,没有好身体,不管是报仇还是雪恨,你都难以为继。”

  “友若,我要进攻孙策。”

  “嗯,我明白。”荀谌点点头,伸手将刘和扶起来,伸手取来一份文稿。“我已经拟好了方案,供将军参考。”

  刘和接过文稿,却没有看。他看着荀谌。“你……不劝我向孙策求和了?”

  荀谌静静地看刘和。“将军,我依然劝你向孙策求和,但是我知道我劝不住,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为将军谋划攻伐之策。”

  刘和慢慢垂下眼皮,看着手中的文稿。荀谌移来灯,将灯芯拨亮了些。刘和慢慢看完,眉心微微蹙起。荀谌的方案做得很细,各种数据列得很充分,即使不考虑巨型投石机和大船,仅从双方的兵力和粮食储备来看,孙策也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这一战凶多吉少,最理想的状态也不过据城而守。除了几个重要的城池,其他地方就只能拱手相让。就算孙策最后无法破城,下邳、广陵也会蒙受重大损失,元气大伤。别说杀公孙瓒为父报仇,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不好说。

  刘和收起文稿,闭上眼睛,重重地喘了几口气。他指指榻边,示意荀谌坐下。“友若,说来听听,为什么你建议我向孙策求和,除了投石机和大船,还有没有其他的理由?”

  荀谌诧异地看了刘和一眼。刘和之前一听到求和二字就炸毛,现在却想听听他的意见了,着实出人意料。他迅速组织了一下语言,轻声说道:“将军,你觉得孙策和公孙瓒是盟友吗?”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常言道,以利交者,利尽而交绝。孙策与公孙瓒非亲非故,只不过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这才相与连横。即使如此,公孙瓒桀骜不驯,不识大体,难以合作,孙策只会利用他一时,形势一变,他们必然反目成仇。”

  “形势会变?”刘和缓缓睁开眼睛。“你是说,袁盟主会败?”

  荀谌看着刘和,嘴角微挑。

  刘和眼神闪了闪,明白荀谌的意思。他自己也对袁绍没什么信心,否则便不会想在徐州自立门户。但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刘虞担任幽州牧,袁绍无法直接掌握幽州,反而有求于刘虞,他才有机会脱离袁绍。现在刘虞已死,幽州落入袁绍手中的可能性大增,他却失去了强援,再想和袁绍分庭抗礼,无疑是一个极不明智的决定。

  他一定要杀公孙瓒为父报仇,自己的力量不足,就需要援兵,现在的区别是向袁绍求援,还是向孙策求援。荀谌说袁绍会败,他却觉得袁绍的胜算更大,尤其是在他牵制孙策的情况下。

  不过,他和荀谌在这一点上有分歧,恐怕难以达成一致。荀家弟兄叔侄分投四主,荀谌既然离开了邺城,就不会再支持袁绍。他肯定不会希望袁绍取胜。

  “我再想想。”

  荀谌也不争辩。“将军好好休息,不管是战是和,都需要一个好身体。”荀谌从一旁取来一只锦盒,又端来一碗水,打开锦盒,药香四溢。荀谌取出一丸药,化在水中,然后自己喝了一口,将剩下的送到刘和面前。“将军,这是南阳本草堂所制的安神丸,郭嘉所赠,效果不错。将军服上一丸,睡个好觉。”

  刘和沉下脸,瞪了荀谌一眼。“好你个荀友若,有这等好药,为何不早分我一些,到现在才拿出来。”说着,端起碗,一饮而尽。又拿起锦盒,凑到鼻端,闻了闻,赞了一声:“南阳是药乡,名不虚传。以前就听说本草堂所制的伤药疗效奇佳,孙策军中常备,不意还有这样的好药。友若,你平时读书谋划,甚是伤神,能不能找郭嘉买一些这安神丸。”

  荀谌笑了。“多谢将军美意。不过这安神丸不对外售卖,眼下只有各部军谋才配给。就连在襄阳着书的蔡伯喈想求一些,也要托他女婿周公瑾的面子。”

  刘和很惊讶。“这么珍贵?”

  “郭嘉虽然没有明说,可是我估计此药于孙策而言,与巨型投石机和万石大船没什么区别,都是利器。”

  刘和心头一黯,沉默了片刻,强笑道:“那我倒要试试成色。”

欢迎大家访问:读个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shu.com/book/40629/1152/